下一阶段污染减排难在哪?

作者:亚搏 发布时间:2020-11-05 03:13

  一是人口资源环境的矛盾日益突出。我国工业化和城市化快速发展,随着经济发展和人口增长,环境容量非常有限,能源消耗在一定时期内将持续增加。从能源结构看,我国煤炭在整个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例约为70%,煤炭年消费总量约占世界煤炭年消费总量的50%,并且在今后较长时期内,这种能源结构特征难以改变,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中仍占主体地位。从产业结构看,我国第三产业只占到40%左右,而发达国家约为60%,制造业比例依然很高,钢铁、水泥产量也占到世界的50%。这种持续的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对下一阶段污染减排工作提出了很大的挑战。

  二是存量削减空间收窄。“十一五”期间,各级政府和企业多措并举,推进二氧化硫和化学需氧量总量减排。其中,城市污水集中处理设施和燃煤电厂脱硫设施建设运营等工程减排成为污染减排的重要手段。“十一五”期间,全国燃煤脱硫机组装机由0.4亿千瓦提高到5.7亿千瓦,增加了10倍以上,建成投运的燃煤电厂脱硫设施超规划目标1.77亿千瓦;城镇污水集中处理设施由800多座增加到2832座,增加了约2000座。同时,在现有投资、技术和装备水平下,“十一五”时期减排任务已接近部分企业减排能力的极限,“十二五”时期依靠工程减排来削减4项主要污染物排放空间有限。

  三是新指标和新领域减排能力较弱。首先,从近年来的中国环境状况公报可以看出,氨氮作为水体主要污染物之一,近年来超标情况比较严重。如北京全市五大水系中的50条河流,除9条无水外,条条河流下游水质超标,其中以氨氮污染最为严重。氨氮排放主要来自于生活源,2011年和2012年生活源在我国氨氮排放量中所占比例分别为56.7%和57.1%,农业源和工业源则分别为30%和10%左右。由于“十一五”减排不涉及氨氮指标,生活污水收集管网建设、工业污染防治、畜禽养殖业综合整治等方面的减排相对缺乏经验,“十二五”氨氮减排压力较大。

  其次,氮氧化物已成为影响全国环境空气质量的关键因子之一。2011年氮氧化物排放量比2010年上升了5.73%,2012年虽比2011年下降了2.77%,但与2010年相比却上升了2.81%,“十二五”前两年氮氧化物排放量总体上不降反升。此外,城市化过程中机动车保有量快速增加,交通领域氮氧化物排放量约占全国氮氧化物排放量的1/3。机动车尾气污染日益严重,以北京为例,机动车保有量已经达到530万辆。根据北京市环保局分析,汽车尾气对雾霾的贡献率占22.2%,机动车也成为减排重点行业。在农业减排项目上,政府财政资金支持主要集中在大中型畜禽养殖场,小型畜禽养殖场因规模或污染物排放达不到文件要求而未纳入补助范围。部分小型畜禽养殖场因资金缺乏难以新建减排治理设施,减排工作推进困难。

  一是严格环境准入制度,有效控制排污增量。把污染物总量指标作为项目环评审批的前置条件,总量指标管理实行污染物排放减量替代,通过以新带老,实现增产减污、总量减少。对电力、石化、钢铁、造纸、纺织印染、汽车制造等重点行业实行现役源两倍削减量替代,实现减二增一。对未获得总量指标的建设项目,不予受理环评审批;对不符合产业发展政策、市场准入标准、环境法律法规要求的项目,一律不予受理环评审批;对未完成年度总量减排任务以及被实施限批的地区、行业和企业,暂停审批新增污染物排放量的建设项目。通过严格环境准入、优化能源结构、逐步实行煤炭总量控制,倒逼区域产业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

  二是加大结构减排力度,大力推进清洁生产。虽然结构减排短时间内效果不会显著,但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应重点考虑。应加快淘汰电力、钢铁、造纸、印染、氮肥等重点行业的落后产能,大力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加快改造传统产业。污染减排首先要减少污染物产生量,仅通过管理和末端治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环境问题。这就要求推进清洁生产,提高生产的技术和装备水平,从生产过程大幅度削减污染物产生量,构建低消耗、少污染的现代经济体系。

  三是突出新增指标和新增领域,确保完成减排任务。氨氮减排方面,要加快城镇水处理设施及雨污分流工程建设,建立中水回用体系,对污泥、垃圾渗滤液进行规范化处理处置,确保实现减排目标。积极研究农业源减排政策措施,加大资金投入,探索畜禽养殖粪污收集高效资源化处理新模式,打造一批规模化畜禽养殖企业,利用循环经济模式开展整治试点示范工程,打破农村经济发展瓶颈,实现农业源减排目标。


亚搏
© 2013 北京格林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